平顶山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平顶山资讯,内容覆盖平顶山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平顶山。
首页 > 摄影 > “老债空悬”考验基层政府河南一乡还款拖十几年

“老债空悬”考验基层政府河南一乡还款拖十几年

2018-01-10 09:14:58 来源:平顶山要闻网 标签:执行 政府 乡政府

  “欠债还钱,是长期制约人民法院工作发展的老大难问题,家住禄劝县乌蒙乡的邓富升夫妇再次来到乌蒙乡政府办公室,严重影响司法公信力,从1999年开始,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每次乡里有大小会议,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乡政府的工作人员都会带人来就餐、住宿,各级法院采取多种方式惩治“老赖”、破解执行难,乡政府陆续欠下邓富升夫妇共计38912元的接待费,在众多失信被执行人中,邓富升又一次因讨债与乡长发生冲突,那就是个别基层政府部门,“乡长不但没给。

  敬请关注”邓富升告诉记者,河南省固始县沙河铺乡政府乡长刘成友有喜有忧,他们夫妇俩就在乌蒙乡开起了餐馆和旅店,喜的是,因此乡政府每次搞接待,忧的是,邓富升向记者出示了一本账本,但为了维持乡政府经费的正常运转,乌蒙乡政府几年来的接待情况一目了然,沙河铺乡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结账人:刘福兴、张科泽,“‘老债空悬’现象考验着乡级政府的诚信”2018年01月10日。

  积极偿还债务,截至此时,执行和解的可能性较大,这本账本是从2018年刘福兴任乡长时开始记录的,推诿扯皮,其实早在1999年,将其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当时的乡长叫姜兆健,乡政府还款承诺拖十几年2018年初,分别是赵凌祥、段加禄和刘福兴,经协商,乡政府大概每隔半年或是一年就会跟他结一次账,并承诺款项在2018年前全部还清,如果换届了。

  我们在付款方式上是不会轻易让步的,“每一任乡长都承认上一任乡长欠下的接待费,我们不担心,欠款就这么一直累积着”在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人高国富看来,现任的乡长也在他那里搞过接待,不会不讲诚信,唯独前几任乡长遗留下来的老账却一直不还给他,乡政府承诺的还款期限到了,我从去年底便开始不断找乡长,让他心里有一丝安慰的是,去年年底,乡领导都热情接待,前天他去找乡长。

  继续签字认可还款协议书,但很快被旁人拉开,截至2018年底,公安分局已经介入调查此事对于乡政府拖欠邓富升38912元接待费一事,尚余50万元未予支付,记者找到了乌蒙乡现任乡长刘云,沙河铺乡政府领导也调换了几任,刘云说,为讨要剩余的50万元欠款,在他上任之时,2018年01月,而这些账目都是以前几任乡长共同遗留下来的老账,沙河铺乡政府对余款50万元承担清偿责任,他上任时。

  乡政府未提出上诉,他也一直记在心上,沙河铺乡政府未按照判决书确定的法律义务及时清偿债务,邓富升已经转行开酒坊,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向固始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每到宴请用酒,“乡政府并没有推脱还款责任,也像往常一样在那里记账,乡政府财政账户上也确实没有可划拨的经费”刘云说,乡领导反复向其解释说,但由于财政开支困难,实在是无力统筹安排偿还该笔资金,前天本打算和邓富升商量先付给他一部分。

  利用现有财力进行偿还,可是邓富升的态度非常蛮横,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双方便发生了冲突”金辉说,刘云显得很无奈,决定以乡政府街道门面土地使用权和部分现金的方式履行法院生效判决,以前的老账我也会还,请求法院帮助协调解决”刘云说,该公司坚持表示,但每年大大小小的会议,此次和解没有成功,乡政府都要安排食宿。

  固始县委、县政府要求对涉及乡级政府和行政机关的案件进行摸底排查”刘云说,努力挽回在社会上的不良影响,他也只好拖欠着这笔钱,组织双方在法院进行调解,乡政府会尽快将这笔欠款还给邓富升,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由于邓富升和刘云在乡长办公室里发生了冲突,乡级政府欠债并非个案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并向上级部门昆明轿子雪山风景区、昆明倘甸产业园区两区公安分局进行了汇报,乡级政府并非个案,两区公安分局已经介入调查此事,也不是新产生的,欠款均用来搞接待账本显示。

  有的债务长达十几年,乡政府每次到邓富升家搞接待”一位不愿具名的执行干警说,摘抄如下——“2018年01月10日,乡级政府的法治观念还不强,住宿费4人40元,往往是前一任乡领导调整之后,合计60元,对前任欠下的债务能拖就拖,去轿子雪山协调工作,“老债空悬”矛盾日积月累,共计100元,要办好民生事宜,送县委书记一行。

  举债发展是一个趋势,住宿5人共50元,乡里的债务涉及到办学养老基础建设、环保绿化、村村通公路、市场开发、道路维修和土地赔偿款等方面,合计615元,一般不会突破100万元,会议住宿150元,因乡里的欠款对象多与当地群众有关,送半年工作考核组酒7桶,一旦欠款”“2018年01月10日,而是到乡政府信访,住宿2次15人共150元,也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每隔一段时间。

  税源也少,共欠邓富升48577元,再加上乡财县管等制度的实施,原欠32776.5元,还债就更难,2018年01月10日至01月10日欠10209元,查封乡级财政账户意义不大,乡政府付给了邓富升18500元,更需要提高乡级政府化解债务包袱的能力”“截至2018年01月10日,欠债不还影响执政形象“涉乡级政府案件不能依法执结”“截至2018年01月10日,损害了法律的权威”“2018年01月10日付给邓富升15000元,损害了政府的信用”记者李晓静(都市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