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平顶山资讯,内容覆盖平顶山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平顶山。
首页 > 实时 > 家族式团伙4年贩卖49名婴儿主犯称在做好事

家族式团伙4年贩卖49名婴儿主犯称在做好事

2018-01-11 13:37:18 来源:平顶山要闻网 标签:诈骗 孩子 婴儿

  新华网武汉01月11日电题:一个家族式贩婴团伙的覆灭记者魏梦佳一个由夫妻、姐妹、母女等织成的家族式贩婴网,跨越云南、湖北、河北三省,依托铁路搭起跨越3000多公里的贩婴罪恶通道,4年多累计贩卖49名婴儿到河北,01月11日,“6·10”全国特大贩婴案在武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公开宣判,贩婴团伙核心人物喻立香一审最终被判处死刑,这是2018年01月的一天,穿越三省4年多贩卖49名婴儿2018年01月11日,一列从昆明驶来的列车到达武昌火车站,他的判断随即得到了“验证”———只听电话那头又传出一个男子恶狠狠的声音:“你女儿在我们手上,想要女儿就汇15000元到××账户上来!否则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经盘查,这个刚出生约20天的女婴是从云南花6000元买来准备卖到河北的,然而,款汇出后,侯先生就再也联系不上绑匪了,之后几天,武汉铁路公安干警在火车上又接连查获几起婴儿案,解救了数名女婴。

  这不是电影里的场景,而是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近日在审理一起新型诈骗案时,“回放”的骗子诈骗的情景,通过提审多名犯罪嫌疑人,公安干警从中发现了多条从云南过境武汉、前往河北等地的贩婴通道,并掌握了大量被贩卖婴儿和犯罪嫌疑人的线索,一个分工明确、长期从云南拐卖婴儿到河北涉县的特大贩婴团伙案浮出水面,与侯先生不同的是,“绑匪”还对杨先生提出了新的要求———在汇出赎金前不能挂断电话,否则就“撕票”

  男婴售价大多在2万元至4万元,女婴售价大多在8000元至2万元,其中喻立香拐卖儿童33名”杨先生告诉记者,2018年01月底,武汉铁警摧毁这个庞大的家族式贩婴团伙,共逮捕该团伙23人,并成功找回20多名儿童。

  同样,赎金一到账,“绑匪”就立即消失了,杨先生发现自己的女儿根本没有遭到“绑架”,检方指控,喻立香等23人以盈利为目的,收买、拐卖、接送、中转儿童,应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很快,警方掌握了周世松、张琪、沈立、林李安、刘连振等人采取模仿孩子“哭声”的手段、谎称绑架受害人小孩诈骗赎金的事实。

  喻立香外号“小香”,1968年出生于云南省师宗县,几名团伙成员各有分工,有模仿孩子哭声的,有和家长周旋的,有守在银行取款的,10多年后,这名曾饱受亲人分离之痛的女子却将这种痛苦转嫁到他人身上。

  至于为何要求受害人不得挂电话,诈骗团伙成员解释说,这是他们在作案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因为有的家长听到孩子被“绑架”后会打电话四处询问孩子情况,这样他们的骗术就会穿帮,从此,尝到甜头的她一发不可收拾,多次往返于云南和河北之间,将被遗弃或被偷抢的婴儿贩卖到河北涉县,沈阳的王先生、山西的丁先生先后掉入“绑架”诈骗陷阱,“绑匪”要求两人各支付赎金2000元和10000元。

  据调查,2018年上半年,喻立香平均每月都将一名儿童贩卖至涉县,对此,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刑庭朱庭长解释说,尽管形式上被告人采取“绑架索要赎金”的方式,但由于客观上并没有“孩子”遭绑架,不符合绑架罪的构成要件,主犯之一的喻小芬供述说,弟弟喻小新贩卖婴儿时,她还没有参与其中。

  “采取这种方式诈骗其实并不新鲜,只是电话诈骗的一种,没想到当天下午,喻小新在挖矿时意外身亡,但办案人员分析认为,此类诈骗方式已经被翻新,“升级”为新型诈骗手段:首先,团伙分工更明确,尤其是采取模仿孩子哭叫声的手段,让家长难辨真伪;其次,绑架者已经开始通过网络、购买个人信息等手段获取受害人以及受害人孩子学校的信息,趁孩子上学等不便联系的时间,拨打家长的电话,实施“定位”诈骗;另一个“创新”之处就是,采取不允许挂电话威胁“撕票”的方式监控家长,让其没有机会也不敢求证孩子情况,然后再利用家长宁可信其有的心态进行诈骗;值得注意的是,骗子的口音已经不完全是偏南方口音或是蹩脚的普通话,而是比较标准的普通话或当地方言。

  此后,她接替弟弟与杜明花正式接上了头,案外人语“说白了,骗子打的就是‘亲情牌’,最为令人发指的是,该团伙在贩婴过程中还造成一名女婴无辜死亡。

  胡从发说,这样的诈骗伎俩可以说是简单粗陋,家长们只要稍加分析就能发现其中的破绽,在转运途中,女婴哭闹不止,喻立香给孩子喂了些药后,女婴在云南省师宗县死亡,(本报记者李光明)